苏州风情
苏州评弹
作者:suzhou 日期:2009-7-4 15:55:31 人气:
苏州是昆曲和评弹的发祥地。昆曲由于太过高雅,没有像兰花那样“幽香蔼空谷” ,最终“春风动百草, 兰蕙生我篱。”评弹则要通俗得多,它的群众基础要比昆曲更广泛和牢固。记得小时候,每至夏天,在每一条逼仄的苏州小巷深处,竹塌、竹椅散落街巷。找一处树荫,大人、孩子或坐或卧,轻摇蒲扇围着收音机听评弹艺人说古论今是当时苏州市民最佳的消暑良法,有人识得其中趣味,感觉绝不亚于夏日饮冰。此情此景丹青手描绘下来的话,俨然就是一幅“姑苏纳凉图”了。我童年的许多乐趣也来自评弹,经常就是在吴侬软语中入睡。少年的时候,常幻想自己是故事里的英雄或才子。有一阵听评弹听得发痴,硬要父母给我找个评弹演员做我的干爹。
评弹是评话和弹词的合称。评话只说不唱,俗称大书,专说英雄豪杰、历史演义;弹词有说有唱,俗称小书,专说才子佳人、传奇故事。评弹演员的道具十分简单,仅一把摺扇、一方手帕。说大书的多一快醒木,也只在要紧的当口碰一下桌子,起画龙点睛的作用;说小书的外加琵琶,弦子伴唱。摺扇的作用不可小觑,一如京剧中的一鞭代马,一橹代舟。在《三国》中,摺扇可以成为赵子龙手中的长枪;在《三笑》中,摺扇就是唐伯虎的一枝生花妙笔。苏州评弹的主要表演手段,一般概括为“说、噱、弹、唱”。说表为主,弹唱为辅,噱则是苏州评弹的精粹。说表好比国画中的线条,弹唱当然是敷色,噱嘛!就是点苔了,起提精神的作用。噱在演出本上并不十分好笑,但经演员表演就风趣、幽默得很,这就是演员的本领。演员针对时弊即兴出一点噱头也是有的。记得有一位演员小小地抨击了一下办事拉关系的现象:现在办事情有两只狗。听众正纳闷。演员不紧不慢地说:一只叫搭得够(狗),一只叫搭不得够(狗)。听众满堂大笑。
  园林专家陈从周教授说:“昆曲、黄酒、园林,代表传统的江南文化。”民俗学家邓云乡先生针对陈从周的论点,又加以补充:“昆曲、黄酒、绿茶、园林,足以代表传统的江南文化。具体到苏州园林,那不妨再加一点评弹的叮冬弦索声。”说到园林和评弹的关系,乾隆皇帝在下江南的时候就在沧浪亭内听王周士说过书,因其演技高超,还得到御赐的七品顶戴。
  苏州是风雅之城,风雅向来是苏州的气脉。园林的高墙之内倘若少了戏曲,难免令人遗憾。苏州留园最美的景致要数“林泉耆硕之馆”,厅南原有戏台,可惜现在已经毁了。苏州拙政园的十八曼陀罗花馆则尚称完好,十八曼陀罗花馆是旧时园主夫妇听戏的地方。十八曼陀罗花馆实际和卅六鸳鸯馆是一体的,前厅演出,后堂可作优伶更衣待场的后台。厅制采用鸳鸯厅形式,前后厅用隔扇和挂落分为南北两部。馆内由于使用“鹤胫弯椽”、“船蓬弯椽”组成穹形的轩顶,音响绕梁萦回,经久不绝。馆北临池,唱曲之音越水更臻清越,依水而建的网师园濯缨水阁、怡园的藕香榭也都有同样的功能。网师园每到夏天就对外开放夜花园,评弹、昆曲、古琴、竹笛各自悠扬在园林一隅。台北中研院院士许倬云教授在此听了评弹,牵动乡愁,“余音摇曳;其时夜色苍茫,太湖石隐约可见,陡然想起唐时流落江南的李龟年,竟不知身在何处!”身为苏州人,蕉窗之下,一杯香茗,一曲评弹,能享如此清福,竟不知是何种福报了。
吴中一地,文风向来兴盛。“至若弹词文字,其雅处近诗,俚处似谚。”杜十娘出场,莺喉婉转:“窈窕风流杜十娘,自怜身落在平康。她是落花无主随风舞,飞絮飘零泪千行”。赵子龙出场,英武有加:“忆昔常山赵子龙,智勇双全一英雄,海内群雄都割据,他随漂流皇叔走西东。扶危主,济困龙,当阳谁敢与争锋!”
据说二、三十年代的苏州市区,大街小巷、小镇水乡布满了书场。城里城外,人口总共二十万,茶馆书场却有一百五十家,几乎每家书场都是茶馆,每家茶馆必有书场。听众中各个阶层的人都有,其中也不乏一些文人雅士,吴湖帆先生就为“光裕书会”题写过“光前裕后”的篇额。时至今日,不唯听客中有文士,演员中也不乏高人。
《叶圣陶日记》记载:“归(家)后仍听书。近听钱雁秋之《西厢》。《西厢》之编制颇不恶,唱词雅驯,平仄无误,不知出于谁手。”《西厢》的编制者,黄异庵先生也。钱雁秋是黄异庵先生的大弟子。以叶圣陶先生的法眼,美誉一部弹词实属罕有。黄异庵先生,我见过。当时他正办个人书法展览会。给我的印象就两个字:儒雅。完全就是我想象中的旧时书生模样。老先生是说《西厢记》的名家,旧学底子极深。好才学!我藏有一张他的书法扇面作品,每每展玩,仿佛空谷幽兰,翰墨生香。他的篆刻更加出色,《书法》杂志曾登出他的多方印章,配以文章介绍。他亦有多首诗作怀念老师邓散木,也刊登在《书法》杂志上。不独《书法》杂志对老先生青眼有加,当年周恩来总理看了他的诗作后,也称他为“评弹界的才子”。《文徵明》是部才子书,祝枝山这个角色尤其难起,把捏不准难免庸俗,甚至下三流。黄异庵先生说祝枝山,并无刻意买弄,却有一股才子气。先生一去,广陵一曲从此绝矣。
  弹词《三笑》在江、浙、沪一带广为流传,唐伯虎的大名更是妇孺皆知。周瘦鹃先生说“古来画家谁有名,说来话去唐伯虎。”唐伯虎的画名更显,评弹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书肆流传的《唐祝福文周全传》及《唐祝福文周续传》就是根据当时弹词艺人的唱本改编的。《三笑》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弹词。我曾经坚持两个月准时守在收录机旁,录下了徐云志和王鹰合说的《三笑》选回。徐云志先生的唱腔另有一功,人称“迷魂腔”,糯而有有韵味。他的说表自然真切,仿佛豆棚昏灯之下,听老娘舅讲故事、说笑话。《三笑》中唐伯虎向秋香讲了不少笑话,徐云志演来有说有唱,幽默风趣。《三笑》中不但唐伯虎、秋香、祝枝山的主要人物细腻传神;象丫唤石榴,大蜡梅也生动可信;大踱,二刁两位公子愚钝可笑,一出场就令人捧腹,他们是《三笑》中最出戏的两个角色。
唐伯虎有禅诗一首自赞:“我问你是谁?你原来是我,我本不认你,你却要认我。噫!我却少不得你,你却少不得我,你我百年后,有你没了我。”百年之后,唐伯虎的真实情形已经被评弹、市井话本所淹,近来电影荧屏上唐伯虎的形象更是被演绎得面目全非了。“你我百年后,有你没了我。”唐才子啊!百年之后的你竟然被你无意说中了。
说句不合时宜的话:戏曲的意趣其实在于复古。赏昆曲,听评弹也就是想在喧嚣的世界里做一下不曾拥有的旧梦啊!老戏曲大凡要比现代戏有韵味得多。如果要享受现代气息的文化,我情愿去看美国大片,去玩电脑游戏,听李玟,听CelineDion 。试想,月夜坐在虎丘临河的茶社听《三笑》,室内弦索叮咚,室外橹声唉乃,直忍不住要看看唐伯虎是否在月下追舟。听老戏犹如看线装古书,宜乎古雅的氛围。听《梁山伯与祝英台》,拙政园的十八曼陀罗花馆是绝佳的去处。情节展开到殉情一节时,如果有心的话,曼陀罗花丛中扑簌簌就飞出一对彩蝶,透过精致的落地长窗看见她们翩翩相随朝卅六鸳鸯馆飞去。

============
上一篇:望苏州
下一篇:苏州短租公寓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栏目分类
联系方式
联 系 人: 朱先生 邱小姐
联系电话: 0512-61353328 400 600 0510
手机: 13812797011 (朱先生)
18014007208 (邱小姐)
邮箱: szrj888@hotmail.com
网络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旺旺: 微信号:suzhourenjia
版权所有:苏州酒店式公寓-苏州短租公寓-苏州日租公寓-苏州家庭公寓-苏州日租房-苏州短租房-苏州单身公寓-苏州公寓 Powered By SuZhouRenJia.Com 沪ICP备06045747号
苏州人家日租房|苏州移动公寓|苏州酒店式公寓|苏州自助公寓|苏州家庭旅馆|苏州酒店|苏州日租公寓|苏州日租房